1-3 穿越疑云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8

  第1章疑是穿越   “我的神啊,老都老了,难道还穿越……”

  罗列坐在双耳穿着一块木块的似罐似锅的破鼎上,呆呆的望着天空,嘴里喃喃道。

  天空中,没有太阳,没有月亮,不知是白天还是夜晚,却亮如白昼。这里空气清新纯净到比专业氧吧还要令人舒服十倍,是那种甜到发腻的骨头都痒的超爽感觉。四周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水,只有罗列所在的小岛。

  真是小岛,拢共一圈大概三四百平米,破鼎靠着正中央突取一米多点高的山峰上果实累累的唯一的一颗桃树固定着,罗列坐在鼎上,极目四望,远处水天一色,风平浪静。其实,这里不光没有太阳,还没有风,偏让人感觉是个风和日丽、令人心旷神怡的好天头。

  三天了,从机械表上看,到这已经七十二小时过去了。这里一切纹丝不动,一点变化都不发生。唯一奇怪的是桃树上数了三十遍不多不少整整一百个桃子,这还不包括三天来吃掉的五个,以及山峰左侧摆成大大的英文“SOS”,山峰右边摆成汉字“救命”字样用去的一共一百八十个。

  刚醒来时,饿极的他,一眼看见白里透红拳头大的桃子,洗都不及,衣服上擦了擦就啃。真是汁多味美、香甜可口、回味无穷啊!一个桃子下去就饱了,吃着吃着……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转头一望,只见刚摘桃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长出一只来。再看手上吃的桃竟没有核,吓得他一下脸色发白,别是中毒了?忐忑不安的等了几个小时,结果一点事没有。

  怀着探究的心情又摘下几只观察,依然过不了一会就又长好,树上始终有一百只桃。而摘下的却不见干瘪脱水的现象,依然新鲜水灵。大喜过旺,起码饿不死了。本着资源的充分利用,摆出求救字样,原先指望有飞机什么的发现获救,现在看来是不会出现奇迹了。   “唉……”   “只是老都老了……“

  长叹一声,既来之则安之吧,起身跳下小山峰,吃力抱起破鼎,一步一步往水边挪去……

  罗列不老,只是他自己老爱把老了挂在嘴边而已,今年才四十岁整。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大学毕业的罗列找关系分配到老家鄂东一家大型国有物资流通企业工作。从最基层干起,熟悉产品,摸透规律,洽谈贸易,干的风生水起,在计划经济年代,披着“官倒”的合法身份,倒买倒卖。凭着聪明机灵,勤奋刻苦,很快混到了领导层,成为二级单位的副总,随之买了房子,娶了妻子,接着就有了聪明可爱的儿子罗升,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

  可是,好景不长,随着国家改革的深入,双轨制的取消,如吃奶的孩子一下断了粮,只出不进。当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大手大脚的花费使企业负债累累,本想能奔一把,升入一级单位后再经组织部门调整,从此步入政坛吃上公务员饭的罗列,因企业的整体破产而梦想破灭,光荣的成为一名下岗员工。

  看着越来越少的存款,在妻儿不舍和殷切期盼的目光中,罗列背起行囊,南下前沿,北上京都,最后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进了京城一家企业,干起了老本行。凭着坚韧吃苦的精神,总算站住了脚根,并在工作之余自己还开办了一家小公司,准备全家迁入京城。高昂的房价,巨山一样的进京户口,让人觉得目标的遥远。羡慕的看着一起谈业务的那些开着名车住着豪宅的年轻的白领精英们,除了自嘲老了外,就剩下郁闷。趁出差之机,一人游览华山散心。

  华山西峰风景险峻秀美,罗列留连。独自踟蹰,走着走着,远离了人群,来到一山阴处,只觉眼前一黑,再醒来已经在小岛上了,看表也就被黑了不到十分钟。闲暇时也经常看一些网络小说,很知道些“穿越”呀,“元婴”呀,“魔法斗气”等,“老了嘛”,再不“学习”,岂不是更落伍?

  到底是不是穿越?摇摇头,放弃这个问题,抱着鼎来到水边。

  大海或湖泊中的小岛,岸边没有一粒沙,没有土,平整光滑的青石板,水与岸齐,水面不皱一丝波澜。一切纹丝不动,宛如寂静的画面,安静得透着诡异。

  罗列在岸边蹲下身来,拿起木块在水里反复搓洗。木块两尺来长,三寸来宽,二寸厚,四四方方的就像书桌上的镇尺,也许是用作鼎的炒勺或是搅拌用的吧,想着猜着擦干水迹,只见整个木尺乌黑发亮,如老漆浸染,古意盎然。

  “包浆完好,应该不是作旧吧?”看了半天,摸不着头脑,讪讪放在脚边,泼水涮起古鼎来。

  古鼎不知什么材料做的,小车轮胎般大小,一足比其他两只足短了一半,像是断了。双耳各由一条雕龙盘成,栩栩如生。鼎身乌沉,足有七八十斤,上面刻着不知名的花纹。侧身倒出鼎内的污水,又反复冲洗几遍后,鼎内光洁透亮,底部好像有一点绿色的气泡?

  经常在“起点”学习的罗列,眼神不好,低头进鼎内细看时,只见一道绿光,急速的从罗列的鼻孔中钻了进去……   “啊……”

  感觉就像悟空变成小虫,一下飞入某妖肚内一样,罗列噗通一下坐在地上,目瞪口呆。

  深吸一口冷气,上下一通,手忙脚乱的自摸了半天,却什么异样也没有发生,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今年怪事多啊,摇摇头,把木尺放入鼎中,抱起洗好的鼎,蹒跚着放到树下,盘膝坐在旁边沉思起来……

  莫名的到了这个地方,还不知道后面会出现什么玄幻的事情,以罗列多年养成的谨慎处事风格,凡事未虑胜先想好应对最坏结果的习惯,不禁茫然。我的工作怎办,我的公司怎办,我的老婆孩子我的家庭怎办?尤其是儿子已经快上高中了,为了让他能上个好大学,自己四处奔走,想解决京城户籍好进京参加高考,现在彻底没希望了,自己的失踪,对处于青春发育叛逆期的他,心理影响该多大?

  满心的压力和无助感,让罗列怔怔的呆坐了两三个小时。

  缓过神来,责任感和坚韧的性格让他振作起来,不能沉沦了,塞翁失马,这里如此诡异,也许是我的仙缘?

  想到就做,拿取木尺放在脚边,慎重的对着鼎坐下来,举起右手中指放进嘴里,狠狠咬下去,快速把血滴在鼎身鼎内,手指还尽量多在鼎上抹些地方,然后满怀希翼、两眼放光的看着大鼎……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唵嘛呢叭弥吽……“

  嘴里胡乱念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不会吧,这么背,一咬牙,转身拿取木尺,再把手指放到嘴里狠咬一口,大滴大滴的滴在尺上。   “嗡……“   “嗖……”

  木尺先是轻颤起来,接着一道光芒,直接射入罗列的眉心不见了。

  罗列只觉得下腹丹田处一凉,接着头脑中无数信息涌来,只来得及说“又进来了,我难道是仓库吗?咦,终于……”便幸福的晕了过去……   第2章修炼功法   “仙缘啊……”

  罗列醒来后已是两个小时后,感应着脑子里的信息,慨叹道。

  脑海里出现的是一部功法——《先天乙木真诀》,开篇大论,玄之又玄。懵懂读过,接着是讲养气入体,百日可成,然后练气入窍,分十三层,人身三百六十五个窍穴,每一层由二十八处组成一条线路运行,对应天上二十八宿。待十三层打通后,冲击眉心紫府,连通任督天地,大周天圆满,筑基有成,进入练气化神,凝结金丹。然后炼神返虚,丹破婴生,接着分神合体,返虚合道,劫后大乘,仙道可期。

  后面又有各期对应的各种如巨木术、藤缠术、破甲术等等木系以及木火相生、木土相生五行法术,阵法,各种法器练法,林林总总,俨然一部大全书。大部分术法跳过,粗粗看过一遍,竟花了五六个钟头。   活动活动了手脚,吃了一个桃子,放松了一下心神。

  前途是光明的,起码有了法力后可以离开此地寻找回家之途了。道路又曲折啊,修真是一个多么浩瀚的工程,真正的举步维艰,又步步凶险。既是上天的眷顾,别无他法,唯坚此心,坚定的走下去……

  理清了思路,罗列盘膝坐下,仔细的把养气入体和练气期第一层的功法线路反复琢磨,直至熟练无比后,这才端正姿势,放松心神,五心向上,按照养气入体的要诀,感应起天地灵气来……

  一口清气随着意念运转到丹田,顿时丹田中一阵凉意跃动,这么快就丹产生了气感,难道我是天才,我的资质好?不应该呀,我的身体并不好,做生意的人,三五天的酒席,kTV,桑拿等酒色冲击,人到中年了,脂肪肝,高血脂等毛病不少。难道是第一次的绿光,或是那把尺?管他呐,养气入体了就成,继续意念催动,按照第一层路线运行起来。

  舌抵下颚,心随意动,一路势如破竹,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好的,最后一处二十八,指挥着冲了过去,“啪”的感觉一声,罗列的精神一阵恍惚。竟在这时想起了家人,想起了生意,幻想出家人的团聚,生意的巨大成功后的喜悦。运行中的天地灵气一时紊乱,冲撞四散,眼看要将筋脉炸乱,走火入魔之际,脑海里绿光一闪,一股清凉之意拂过,罗列的灵智立刻清明,收拢杂念,继续运功……

  其实练气修行,并不是有了正确法诀就能练成了,还需要练气之人有极大的定力与悟性,能够泯灭心中一切杂念,明神而清智,方可逐渐提高境界。这期间,但凡每一次有所进展,都会面临你无法想象的难关。每一次境界将要提升之时,便会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欲念,道家称这种现象为心魔,当一个练气之人丹田内首次出现气感后,这时由于精元甚旺,同时会阴气脉受到真气的冲击与滋养,会令人当场生出杂念,这种欲念来势强烈,许多人便是在第一次与心魔的交锋中败下阵来,或是心生杂念而至修行退步甚至前功尽废,或是干脆放弃练气,转而想尽办法去满足自身的欲念。练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次败于心魔,便会次次败于心魔,从而令练气者终生无望提高境界。

  这还要归功于罗列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思想成熟,平时为人心境较为平和,心胸也比常人宽广,要不然在刚开始时就已经挂了,亏了那神秘的绿光,这才惊险度过。只见他的身体微微一颤,第一层的窍穴顿时大开,外界的灵气如同潮水般疯狂的涌入,沿着运功线路循环,最后汇入丹田。

  一连串的轻响过后,罗列脑海只觉清明无比,整个身心沉浸在一股无法比拟的愉悦中,久久不能自拔。意动之下,竟能内视,见一条青色的真气,如小溪般在沿着第一层功法线路缓缓流动,进入丹田。丹田中青气缭绕,一根木尺悬浮其中,毫光微动,试探接触,纹丝不动。转入眉心祖窍,紫府内雾气翻腾,茫茫广大,一粒闪着绿光的种子贴在底部,想着动了动,依然毫不理睬。稍显郁闷,放开心神,带着残余的喜悦出关了。

  这次练功竟然花了近三个月,一步到了练气期一层后期。

  四下打量,许多事明白过来,这里竟然灵气十分充沛,树上的桃子灵光流淌,估计比一般的灵丹还要藴含灵气足,先前吃的根本就还没有炼化完,这才闭关三月不觉饿,简直比传说的辟谷丹还要厉害,也因此修为到了一层后期。再看水中也是灵气洋溢,都是天财地宝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灵识放开极限,五十多米的范围,可惜还是茫茫一片水域。

  再看身上,黑乎乎的,恶气怪味,衣服是不能要了。轻轻一碰就撕了下来,跳下水里清洗了一番,水中灵气蜂拥进来,身心轻松,周身窍穴酸麻痒涨,骨骼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微脆响,身子竟然拔高了七八公分,足有一米八左右了。全身肌肤细腻,宛如婴儿,啤酒肚也不见了,体态完美,肌肉匀称,堪比名模,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罗列到这里时只带了一个小耐克挎包,装了一件T恤一条内裤一条休闲裤,损坏了身上一套衣服,就剩下这套替换的了。想了半天,再坏了,将来能出去时还是麻烦,反正这里没人,那就在这“光”练吧。   扭扭腰身,嘿嘿一笑。   “四十了,有如此身材,我骄傲啊……”   第3章得道仙翁

  山中无岁月,不经意间,罗列到此地已经三年,一千多天了。

  在这三年中,他的修为已是练气期四层中期,全身窍穴已打通一百多处。在打通一百零八处时,得益于以前的学习,知道正好是道家称为的一周天星数,明显感应到无数星光灿烂,心中一喜,明白此处还在大千世界中,更加坚定能够离开此地找到归途的信心,一种明悟体现脑海里,天地灵气纷纷涌来,化作乙木真元充斥打开的窍穴中。

  可惜,大部分的真元被丹田中的木尺和紫府里的种子吸收,要不然,如此灵气浓郁的地方修炼,修为还在第四层。

  慢慢也摸出点眉目,木尺看来是件法宝,应该是较为高级的那种,功法和其他信息都是由它带来的,后面还有祭练的法门,因需要沟通天地后产生神识才可掌握祭练,现在还用不了,看来得等到筑基期后再说,好在已经滴血认主了,放在丹田中用真元温养,也是不错的选择。

  紫府里的种子,明显感觉是一粒种子,只是不知是花呀、草呀还是什么树呀,莲荷之类,毕竟植物学不懂,更何况是粒种子。吸收了那么多天地灵气转化的乙木真元,已有细微触根须在扎根,看来不简单,紫府里长植物,很奇怪!也不知是好是坏,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得保密啊,罗列暗暗道,打死我也不说!

  唯一摸不透的是那鼎,好像也是个法宝,滴血不认主。有了灵力后,往鼎上输送真元,全部吸收,有多少收多少,全部如泥牛入海,一点反映也没有。猜想的经验,是否真元量不够,毕竟才练气期第四层,于是一发狠,输完再练,练完再输,千锤百炼。

  打通一百多处窍穴后,真元充斥其间,全身筋骨更见健硕。每天空暇之余,把所知的跑步、俯卧撑、以前学过的太极拳都围着小岛来上一遍,以他什么不懂的修真菜鸟认知,只当这就是又修性又修命吧。太极拳打起来,勾引的天地灵气一阵波动,自有一股润味在体悟中,难怪武林人士,凡是能够把窍穴打通的,便是内功高手,武艺绝顶了,随手就能降龙伏虎,以象力为单位计算的大侠。

  体悟身体的同时,自到第二层后,罗列便把能够修习的法术都练到纯熟的地步。

  巨木术:反复练习掐手诀,默念咒语,起势一动,只见一根碗口大粗,三米多长的由天地灵气化成的圆木,从天而降,“啪”的一声砸在小岛边缘,声势浩大,足有两象力。小岛也不知什么材料做的,波纹不惊,一点反映皆无。从开始只招来一根,持续两次到现在一次能招来三根,有时摆成“品”字型,有时排成“一”字,全部法力光练此术,能支持十多次;

  藤缠术:拿手一指,一条绿色古意怏然的树藤凭空出现在鼎的上方,非常拟人化的一扭,紧紧地缠住了大鼎,接着又一根,再一根……一共十几根树藤密密麻麻地把鼎包绕起来,看上去象一个大大的草球,持续了半个小时才慢慢散去;

  火球术:木能生火,罗列深以为然。手掌张开,一团足球大的火焰闪闪跳动,浅绿色的焰心丝丝响,如液化气点燃,“去”的一声,直奔大鼎,左右手连发,机关枪似的十几发,射在大鼎上,连响声都没有,泥牛入海,依然一点反映也没有,张着大口无声嘲笑。看来是个“禁魔”的“试法鼎”。

  可不能烧树,还得吃桃呢,而且发现在树下打坐能更好的吸收灵气,树也因此更见生机,桃也好吃了些。烧地面吧,同样不起作用,溅起来的火星危险,罗列可是光着练的,烧水?……不可。再也没有其他东西试验了,只得练习纯熟再说。诸如破甲术,御风术,轻身术等尽皆如此。

  修炼完毕,吃着桃纵身跳入水中,比武林高手泡药液还舒坦。就这样日复一日,罗列在这里光着练着三年。   这一天,打坐完毕,收功之际,忽听到声音了。

  “……哦,是这样,木火土三系杂灵根,年龄又大,资质差,也罢,既是有缘就收做弟子罢,待我看来,咦……蒙蔽了天机,这是谁在算计谁?”

  抬眼一看,只见一位大袖飘飘,鹤发童颜的老道,手持拂尘,脚蹬厚履,就那么浮空的站在正前方水面的上空,双目微闭,左手手指拨动,在那里掐算。

  “终于来了”罗列心说,“杂灵根,资质差,天机,还算计……”“咯噔”一下,迅速的心里过一遍,罗列好歹也是心理成熟的老江湖了,不动声色,好整以暇的站起来,学着古人双手抱拳,躬身道:“见过前辈”   “哦,不必多礼”老道双目精光一闪,看了罗列一眼。

  只觉得如坠冰窖,又仿佛从里到外全身都被看透,心神惶恐不安,低头手足无措,这才想起自己还光着,一时尴尬无比,手忙脚乱的找出衣服穿上,借此平复心理,镇定的前趋几步,再次躬身一喏。   老道微微点头,“贫道扶摇子”   “白云先生?”罗列惊道。   深深一躬“仙翁救我……”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