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客卿长老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2-06

  回到家中,自然一番疑问解释了。当看到青林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的神奇。由不得老婆的不相信,青林可爱的模样,也引得老婆的母爱心大发,同时暗暗警醒守口如瓶。再到父亲那里,依然如此,由于母亲几年前就过世了,青林的到来更引起老爷子的兴奋。只可惜,反复测试,父亲和妻子均没有灵根,无法修行了。只得拿出一粒养气丹,分成几份助他们吸收,也起到容颜返青,健康长寿的作用。

  家中的一番温存自不必述说,平静的过了三天,终于到了儿子放假的日子。夫妇二人打车去接,十四岁的罗升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翩翩英俊少年。见了父母均显年轻,许是中考成绩不错,懵懂少年,略一愣神便视而不见了。一路上滔滔不绝,尽是同学间的趣事。

  到达家中,青林一见立刻缠上了。二人一见如故,最后排清座次,一天也没有修真的罗升被称为师兄,只是他却老忘了应回师弟,一味的弟弟小弟的乱喊,一时其乐融融。

  迫不及待的测试后,罗升竟具备比自己还要好的单一属性木灵根,难怪青林与他那么的亲热了。见证一番青林的神奇,又听说自己也能修炼,顿时山呼万岁起来。

  心中盘算,如今天地灵气稀薄,罗升没有自己当初能到老祖心界起步的际遇。必须养气、引气、练气一步步起始,应该还是到一些名山大川修行为好,同处鄂地,当以武当山最佳。与妻子商议后遂决定前往,也好完成老祖的嘱托。

  过了两天,一切收拾妥当,妻子也请好假了,一家人坐车直奔武当山。

  一路无话,到达山底坐索道上去后,已是太和殿了。找来道人去寻灵云后,站在殿前放眼望去,青山葱翠,峰峦叠嶂,真是好一幅仙家福地。不一会,笑声传来,只见灵云脚步匆匆,口中唱喏:“长木真人,果真守信,真爽人也。”余人已得叮咛,自不待多言。随灵云到达客堂坐定,一阵寒暄。

  正说间,小道士引来一位须眉皆白的老道。灵云一见,马上起身:“真人前来,敝观掌教明阳真人闻讯,特来一叙。”又介绍道:“师叔,这位便是长木真人。”

  天眼看去,明阳也有练气期八层修为。罗列正愁无法与灵云开口,今见了同道中人,自然迎刃而解了。遂上前见礼,双方落坐,明阳赞道:“道友好修为,能来敝观真是蓬荜生辉,不知有何见教?”

  罗列微一沉吟道:“道友客气了,贫道一是应灵云道友之约,二是来山观光礼拜,多谢道友热情。”却是传音道:“道友也是修真之士,不知可否内门一观。”

  明阳嘴上应酬着,眼中光芒闪烁,显见正在衡量友敌了。罗列赶紧传音:“道友勿疑,贫道曾蒙陈搏老祖托梦,有仙家物品留赠贵观,托贫道带来,故而求见。”

  明阳豁然双目圆睁,放出精光,一下从座位上起身,一拱手道:“道友安坐,贫道去去就来。”出门而去,动作极其迅捷。灵云一干人一时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好在不多时,明阳转来,笑容满面的嘱咐众人:“本座有事与真人相商,尔等自去吧。”便引着罗列一行直奔南岩万寿宫。

  一路行来,但见南岩峰岭奇峭,林木苍翠,上接碧霄,下临绝涧。各处宫殿规模宏大,气势雄伟。真是“五里一庵十里宫,丹墙翠瓦望玲珑。楼台隐映金银气,林岫回环画镜中”。行至万寿宫前,站立在宫外的绝崖旁,有一雕龙石梁,悬空伸出2.9米,宽约30厘米,横空挑出,下临深壑。上雕盘龙两条龙仰视吞噬着一团火球,跃跃欲飞,让人叹为观止。

  每有求仙问道者,冒险进香,千百年来不知坠落丧命繁多,足见仙缘难求。可又有谁知竟是武当内门阵法入口?暂时屏退外人,明阳一道禁制玉符打出,凭空出现一道门户。再见明阳当先一步踏出,其时山风凌冽,如凌空飞渡般进入。罗列一手一个抓住战战兢兢的妻儿,跟在大摇大摆的青林之后,缓缓走进。

  入目处一座山谷,依然各式亭台楼阁,石如玉壁,小巧精致,或深藏山坳,或濒临险崖呈瑰纳奇,果然不愧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在一位练气期六层的年轻道人引领下,来到一处客厅中,主席前站着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淡淡威压散布开来,比玄空气息隆烈。妻儿自然浑然不觉,自顾四下打量,青林却是嘻嘻乱动,罗列不动神色的站定。

  只听明阳俯身禀告:“师叔祖,已将长木道友带到。”那道人看着罗列微讶,再看向青林时,顿时吸了口凉气。不觉神态越趋温和:“贫道冲真,听闻道友所述之事,特来相会。”

  罗列心知此人最少金丹中期以上修为,遂躬身道:“打扰前辈清修了,晚辈此次前来,为完成老祖心愿。据梦中所言,系昔年在九室岩修行时,得自五龙的《五龙蜇法》,特命赠还。”随即拿出玉简递给旁边的道人。

  “梦中?”冲真疑惑,罗列当然不能说出心界之事:“确实睡梦中,醒来便有了,只得谨尊仙旨了。”

  冲真接过玉简,见禁制完好,确为仙家手法,疑惑渐消,恭敬的放在案前,礼了三拜。转身吩咐一道人:“去请北斗七长老来”,这才大家落座。

  不一会,进来七位道人,六男一女,皆躬身问候冲真:“师叔安好。”冲真点头,一指其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道人道:“天衡暂在一旁,余人与我一起破禁。”

  说罢,站起来与其余六人一道,瞬间翻出长剑一晃,便摆出天罡北斗七星阵,被点名的天衡退到一边,与罗列点头后一齐观看,就连青林也目不转睛的盯着。

  只听冲真喝道“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北斗七星,疾。”七柄长剑冒出剑光,形成一个“勺”字形,慢慢流光变换,汇成一点,一股强烈光柱冲出击在玉简上。玉简泛起七彩光晕,一圈一圈的与剑光交集,一刻钟后,所有光芒消失。再看七位道人全都面色疲惫,马上席地调息,冲真朝天衡点点头后也闭目调息。

  天衡一看,来到案前,躬身施礼后拿起玉简,也在众道人身旁席地而坐,将玉简贴在额头,闭目读看起来。

  半个小时后,在罗升和青林浑身乱扭之际。众道人俱睁眼起身,一齐看向天衡。天衡脸色兴奋,神情激动的将玉简传看。随后众人一阵传音商议,均面显喜色。

  冲真领着七人来到罗列身前,俱皆长身一稽齐声道:“多谢道友。”罗列慌忙避让。冲真介绍道:“这是贫道师侄天枢、天旋、天玑、天权、天衡、天阳、天瑶。”随即解释一番。

  原来,每代武当弟子必留下七位金丹初期以上的长老在人间界,组成天罡北斗七星阵镇守武当。此阵由金丹期主持可比元婴期威力,为武当镇派大阵,确保武当无虞以延续道统。这代天字辈弟子中天衡基础功法由于修炼《睡养功》缺乏后续功法,而一直停留在筑基后期,无法结丹。使得天罡北斗七星阵不全,不得已才由金丹后期的冲真滞留人间。

  如今得老祖正宗心法,由此衍生出来不全的《睡养功》,自然完美。修炼此法一脉也从此抬头,武当更是又多一门高深镇派功法。天衡积累已久,很快就能结丹。如此一来,冲真便可传入地仙界,冲击元婴了。

  冲真又道:“昔年老祖虽非本门弟子,但于武当修行多年。武当早已将其供奉为一代本门师祖了。今师祖留言,相请道友为本派客卿长老,无关辈分。还望道友应允。”   罗列愕然:“贫道乃万木观修士,如何使得?”

  冲真却道:“客卿长老无关出身,况有师祖法旨,切勿推辞。”   罗列默然半响,既是老祖所命,只得点头应允了。

  冲真大喜:“明阳也是修炼《睡养功》一脉,进益缓慢才任外门掌教,今功法齐全,可卸任由明性接任,安心内门修炼。灵云亦有功,赐洗髓丹一颗助他入先天。余人与我一起贺长木真人担当本门客卿长老,凑乐。”

  在明阳大喜行礼后,一曲道家梵音凑响,如戛玉撞金,鸣丝吹竹,一时只觉飘飘云端,高耸云烟。乐曲声中,罗列接过客卿长老腰牌,与众人一起行礼道贺。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