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龙宫传书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7

  早在皇城藏书楼中查得,若是离开后汉国,有着两条道路。其一便是翻过大山,可到达西夏境内,但那大山何其广大,山中地形复杂,虽无妖兽横行,却是各种瘴气泥沼塞道,更兼无数剧毒无比的怪异花草,民谣传唱山路难于上青天,记载中就是元婴期修士也不敢深入,自然不在选择之列。

  其二,便是海路,此一片近海海域,海风平静,甚少风浪。沿海岸线弧形,乘坐大船,航行五月半载的,即可到达大宋国江南富庶地带,看起来费日时久,却是方便安全。

  后汉国设置三关,举国之力镇守沿岸,前次新皇提及的三关元帅,就是指的海军元帅,并非陆路边关元帅。外敌若是海路前来,且不提补给难以为继,光守军就极难攻克。那山路处仅设一小城关,些许守军,也无任何来敌能穿过大山进犯。这也是后汉小国,仅有四郡三十余州县,却依然能偏安一隅之故。

  临山靠海的后汉国,出产甚丰,粮草充盈。造纸印刷业发达,造船亦是世代传承,俱都依奈大山那取之不绝的资源。于是,自古后汉之人,便驾舟出海,将出产的纸张书籍以及各种干鲜鱼货等,贩卖于海岸各地,换回所需,获利颇丰。

  世人逐利,更是扩充船只,如此循环,千百年以来,航运业自然发达,码头满目俱是装载货物的大船。巨大桅杆高指,四五层的楼船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罗列默然观察半响,寻得一位大货商,便上前攀谈。

  那财主富态异常,前呼后拥的,在那里指手画脚,管家一旁便口中连声呼喝,众人纷纷应命搬运码放。见得罗列前来,一身青色道装打扮,连忙躬身施礼,谦卑的问询:“仙长但有所命,无不遵从。”

  罗列想来还是那海仁国师威信使然,不由微微一笑,道:“贫道欲乘帆出海,四处云游,结得施主善缘,可方便搭乘一番?”那财主连称不敢,道:“小号船只今将装载完毕,明日一早便能出发,请道长屈尊寒宅暂宿一晚,不胜荣幸。”

  微一沉吟,取出一锭银两,递与了他道:“这是船费,明早自行过来便是,安排好舱位即可。”那财主惶恐,欲待推辞,见罗列不语,只得收了,唤过一位中年黝黑脸膛的壮汉来,道:“这是船正,仙长便由他伺候。”随即交代了一番,才狐疑着坐轿离去。

  寻了一处,打坐一晚后,收拾完毕上得船来,那船正果然殷勤小心伺候,安排了最好一处舱位,宽敞明亮,一应用具齐全。还领着全程参观一遍,下层底舱中,两排精壮汉子,俱皆赤着身体,手执长浆,划动驱行,十分平稳快捷。

  货舱中下层堆满干鲜鱼货,一股腥甜味冲鼻,中层是各种规格纸张,俱都绳索捆绑,上层舱中则是一箱箱的书籍,散发油墨香气。随意拿起一本翻看,赫然便是万木书社的出版物,不禁会意一笑。

  船行二日,罗列甲板上观景,见海面蓝绿两色分明,如同一条分界线,远远延伸。那船正见罗列惊异,便解说道:“这便是内外海分界线,绿色为内陆水流,汇入大海,蓝色便是海水本色了。那外海无边广大,内里各种神怪众多,从无人敢去,但也不危害内海。我等行船,便沿着这分界线,既无迷航之虞,又兼风浪平稳,安全快捷。”

  看了一会景致,便回舱布下阵盘,想来时日颇多,叮嘱不许打扰后,继续祭练起那套阵旗来。此旗分作九杆,对应金、木、水、火、土、风、雾、雷、电,每门即可单独使用,又可混合。罗列将之命名为混元大阵,十分喜爱。目前只得祭练了金、木两杆,仅能发挥出金系与木系阵法,正是借助海中水元充足,开始祭练第三杆水旗。

  许是法力不足,或是阵法境界不够,近一月来,罗列祭练第三杆水旗却总是不得成功,始终有着一层隔膜未能冲破。便放下心思,出门透透气,上得甲板,见巨大船帆下围满了众人,皆都在那里指指点点。

  近前看去,却是大雾弥漫,远方隐隐绰绰的城池,各色人影移动,浮在眼前不去,分明是海市蜃楼。那船正见罗列出来,连忙见礼,道:“从无此现象,已经两天了,船只似乎前行不得了,求遍神佛,也洒下祭祀之物,皆无结果。”

  罗列天目看去,分明是一种幻阵,看来定是修士设置,困住了船只。不觉奇怪,此地皆是世俗之人,怎会有修士出现,却又不曾伤害众人,也不现身,求取物品,只是不予放行,莫非……

  沉吟半响,罗列叫过船正,嘱咐一番,偷偷下船,放出梭天舟,进入阵法中,仔细查看起来。头顶纯阳镜放出光芒,护得周身,但见前方灵气汇聚,小心潜行。猛然四周为之一空,恢复清明,水面自动分开,一座铁笼出现,一位面貌年轻女修被捆绑在内。

  神识感应,也有金丹后期左右修为,见得罗列近前,幽幽一叹,道:“道友终于来了,唐突邀请,还望见谅。”罗列醒悟,定是自己修炼时,激起天地水元,被其所察,才发动阵法,意在要自己下来,叹了一口气,还是连累了船上众人。

  那女子见罗列叹气,忙道:“道友勿怪,妾身并无恶意,只是此地多年鲜见修士,今得知道友到此,冒险将积攒的蜃龙真气释出,形成海市蜃楼,以引起道友注意。不得不出此下策,还请道友相助。”罗列听完,上下打量铁笼,精钢所制,符光流动,甚为坚固,以自己手段,断无打破之可能,不由疑惑。

  见罗列神情,那女子道:“道友费心,此笼非分神期修士,持顶尖法宝不得硬行破开的。不知道友可知柳毅传书?妾身柳九娘,便是柳氏后裔。”罗列悚然大惊,八卦道:“柳毅后人?为何流落在此,令祖如今可是成仙了?”

  柳九娘子苦笑着道:“家祖与龙女俱都升仙,劳道友挂念了。”接着便解说一番。

  昔年,自泾河老龙被魏征斩杀之后,泾河小龙便接替老龙的位置,当家作主,管理家务。小龙善于辞令,喜欢交游。有一次跑到洞庭湖作客,洞庭龙君见他彬彬有礼,善于言谈,非常喜欢,就把独生女儿许配给了他。泾河小龙把洞庭龙君的女儿娶回老龙潭后,不久便露出了胡作非为的真面目。

  后来竞将洞庭龙女处罚到荒无人烟的河滩上常年牧羊。岁月交替,春夏秋冬,龙女一人在河滩上熬了一年又一年。直到有一天,应考的书生柳毅路过这里,十分同情她的苦楚和度日如年的处境,叫她写了一封书信带回南方转交给她的父母。龙君见信知道女儿遭此虐待,非常气愤。龙君的弟弟钱塘龙君得到消息万分恼怒,率兵西征,讨伐泾河小龙,将侄女接回了洞庭湖。

  后泾河无主,龙女与柳毅一番周折,终得成婚,便入主泾河龙宫。传至下一代柳九娘子,接掌泾河,被海外朝那小龙强迫逼嫁。九娘子坚决不从,朝那兴兵逼她就范。遂率众抵抗,却是三战三败,最终无奈被擒,囚禁于此,一直无人察觉。

  柳九娘语带哽咽,泫然欲泣道:“朝那霸占了泾河龙宫,妾身被囚禁在此近百年,苦不堪言。还请道友代为传书,走一趟洞庭湖,求得外祖族前来救助,不胜感激。”

  罗列了解完情形,义愤填膺,慨然道:“如此道友可安排信物,贫道定不负所托。”柳九娘大喜,自身边拿出一块符箓,又张嘴吐出一颗闪闪发亮的珠子,一齐自行飘至罗列面前。这才道:“此乃龙鳞特制的留音符,可作为身份信物,所要述说之事,亦尽皆记录于内。道友到得洞庭后,交予龙君即可。这珠子乃是一枚避水珠,今作为酬劳馈赠,方便行走水中,道友虽神通广大,还请万勿推辞。”

  问明了路径,辞别柳九娘,回到船舱中。不久,欢呼声传来,蜃雾散去,阵法撤了开来,众人全力行驶。罗列在舱内开始炼化避水珠,滴血其上,按柳九娘传的方法,祭练起来。

  不多时,各处水元飞速汇聚,避水珠白气缭绕,凌空置在头顶,变化万千。熟习了避水珠的应用,罗列猛然觉得心神一醒,急忙取出那第三杆水旗,再次祭练。

  七八天后,缓缓睁眼的罗列,充满了喜悦。这次闭关,得避水珠中藴含的残余龙气协助,不光将水旗祭练成功,还将久未进步的修为提升一截,达到了金丹后期。

  看着小小的水旗,罗列默然半响,如今凭着水遁与这水旗,就是不用避水珠,大水中也能去得。算算距离将近,船行还是太慢,不如水遁前往,尽快救人要紧。

  打定主意后,单独叫来了船正,告知即将下船离去,在其惊恐的目光中,冲天而起。飞行一段,便降下水面,展开混元水旗,裹住周身,直奔洞庭湖遁去。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