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金雷紫竹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8

  回头看去,正是武当冲真道长,早听说要前往地仙界完成结婴,怎的如今在这里遇到?等等,好似不是遇到,而是特意寻到,难道有什么变故?

  罗列正胡思乱想之际,冲真上前,亲热拉住,邀请道:“这位是洞庭龙君吧,一起武当玄武堂坐坐?”龙君也神情略显喜色,三人前后进入店铺内。引见了此地执事冲梵,又是一番寒暄后,到得密室落座。

  见罗列开口欲问,冲真摆手道:“师弟无须多问,贫道来此已有近年,稍事休整,恢复真元,便准备结婴。几天前,突遇变故,奉命前来寻找,寻思冲梵师兄处消息灵通,正欲碰运气,谁知正好寻得师弟了。”

  罗列镇定的道:“可是紧急事宜,牵扯至我么?”冲真面色沉重地点头道:“龙君不是外人,恐怕早已知晓。贫道便直说了,师弟与龙君,为救柳九娘,上了崆峒一趟,反响颇大。不久前,昆仑与崆峒皆发下符文,要求征讨师弟,直说是欺诈狡黠之人,不容于道门。稍后便会遍发各处,因此特命贫道前来通知早作应对。”

  简直是晴天霹雳,罗列惊呆。要知道那昆仑与崆峒,一个是姜子牙道统,一个是广成子道统,俱是玉清圣人门下,几乎约定俗称的东胜神州道门正副领袖。今同时发符文,就如同遭强力通缉一般,如何能在神州生存?

  看向龙君道:“龙兄想是已经知道了?”龙君黯然点头道:“符文发至夜明宫,我等不在,夫人便送至商铺周金处转交,到得才知。是我等连累兄弟了。”罗列恍然,难怪其与周金二人神色古怪了。顿时陷入沉思,良久道:“若是所猜不差,怕是与龙君无关了,我等兄弟,无须如此。”

  冲真也道:“武当师门长辈带信,言道师弟无须牵挂,永为我派客卿长老。也曾据理力争,但终不及那两家势大,如今距上次天地大劫过去不久,修道界承平无事,各宗门修士平时皆是恬淡冲和,一味增长修为,求得长生升仙,不是性命交关之际,甚少发生斗法之事。”

  见罗列点头,接着道:“若是武当一力死保,硬扛着不予遵从符文,听说那龙虎山天师府也是不以为然,则势必引起各道门大派之间内耗,生灵涂炭,也是师弟不愿见到的。这里有密符一道,宗门长辈叮嘱必须亲手交付于你,才派贫道前来的。”

  说罢,取出一道密符,递了过来。罗列接过,输入真元,一道白光闪过,直入视海,陈搏老祖笑容可掬地站在那里,口中说道:“小心应对,暂避南瞻。”便化作点点星光不见,罗列急忙起身,冲着虚空遥遥一揖。

  对着猜测不已的冲真与龙君道:“师门长辈传音,意欲前往南瞻部洲,稍后便即启行。”龙君急道:“那南瞻部洲较为混乱,道魔佛妖皆有,且道教与佛教为传道统,争执繁多。兄弟三思,不若修书一封,东海龙宫潜修百年,可好?”

  罗列摇头,坚定道:“多谢龙兄好意,我意已决。”取出两粒孕婴丹与冲真道:“得龙君相助,炼制出上好孕婴丹,今赠予师兄,恭祝早日结婴成功。”冲真一时唏嘘接过,似有泪光隐在眼中,取出一只储物袋道:“多谢师弟,此乃师门托付带来,不可推辞,师弟千万保重。”

  接过看来,却是满满一袋的灵石,各品皆有,不下十万。罗列想着武当情谊,也是慨叹不已,默然收下,便即与冲真冲梵辞别而去。

  按既定思路,请龙君回夜明堂休息等候,趁无人注意时,再次来到木艺斋,把公输宏带入万木堂中,将情势与他讲叙一遍,按住了暴怒不已的公输宏,道:“尽快炼制出洞府来,安排人员秘密前往南瞻部洲交付,尔等也需紧守机密,不可暴露关系,以免祸灾。”

  公输宏点头道:“谨尊师叔祖命,此次前往南瞻部洲,须得渡海,不知可有船只?”罗列沉吟道:“倒是有梭罗仙木制的飞舟,怕是不能耐久,尚有避水珠一颗,应能对付一二。”

  公输宏却大喜道:“请师叔祖取出法宝,我家传技艺,可将避水珠改装入内,刻上机关阵法,无须法力消耗,只填装灵石,即可水陆空三用。今正好太上长老寻来,待与其一同炼制,十几天便能成功,有师叔祖加速时间闭关室,定不误事。”

  几个时辰后,罗列留下联系符箓,高兴地离开木艺斋。梭天舟得重新炼制,速度更加快捷,且水中行驶不凡,分裂神识其中,完全不用消耗真元精力了。会同了龙君,一道回到洞庭,打算不日自入海口出发,渡海前行南瞻部洲。

  临别时,龙君取出连夜赶制的龙鳞符,贴于梭天舟内,道:“兄弟,此符在海中,一应水族尽皆避让,就是神龙也卖得三分颜面。只是愧对兄弟了,记着夜明宫始终有兄弟等着,千万保重。”送至入海口,交付了路线图,洒泪而别。

  梭天舟果然平安快捷,罗列舟中加紧修炼,将木旗,水旗,火旗皆进一步炼化进阶,已是出海十余天后。放松片刻,观望景色,猛然前方有诵经声响起:“愿令一切众生,若念于我,若称我名,若见我身,皆得免离,一切怖畏。离怖畏已,复教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永不退转。”

  如在耳边,罗列诧异,这分明是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中第二十八参,“参观世音菩萨于此山中,所闻法要,大抵如是。”红影一晃,舟中站定一位唇红齿白的童子,锃亮的脑门,脑后三缕小尾辩,脚手脖颈处金光闪闪,带着金刚圈,正是善财童子,当年的红孩儿。

  罗列那个激动,赶紧见礼,“贫道长木参见尊者。”抬头一瞬不眨的盯着,那童子笑道:“师叔,无须多礼,家师算得师叔路经南海,特令在下前来,请移驾普陀一行。”说罢示意罗列收了法器,取出一只葫芦,载着罗列直接飞空而起。

  早已闻得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普陀山本是舟山群岛一千多个岛屿中的一个小岛,形似苍龙卧海,面积近十几平方公里,与舟山群岛的沈家门隔海相望,素有海天佛国、南海圣境之称。

  不多时,空中远远看去,普陀山四面环海,风光旖ni,幽幻独特,正是被誉为第一人间清净地。山石林木、寺塔崖刻、梵音涛声,皆充满佛国神秘色彩。岛上树木丰茂,古樟遍野,鸟语花香,名副其实的海岛植物园。

  岛四周金沙绵亘、白浪环绕,渔帆竞发,青峰翠峦、银涛金沙环绕着大批古刹精舍,构成了一幅幅绚丽多姿的画卷。岩壑奇秀,引人入胜。普陀十二景,或险峻、或幽幻、或奇特,给人以无限遐想。秦安其生、汉梅子真、晋葛雅川,皆是先后来山隐居、修炼、问道,确为道人修炼之宝地。

  但见洋面波涛微耸,状似千万朵莲花随风起伏,令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如遇到大风天,这里则是波翻盈尺,惊涛骇浪,另一番极为壮观的景色。

  每当晴朗无风时日,伫立西山巅,远眺莲花洋,只见渔舟竞发,鸥鸟翔集,海中波涛,粼粼闪光,山外青山,层层叠翠,美不胜言。若在月夜,则疏枝淡月,岛礁朦胧,幽香扑鼻,更加令人陶醉。

  莲花池三面环山,四周古樟参天,池水为山泉所积,清莹如玉。每当盛夏之际,池中荷叶田田,莲花亭亭,映衬着古树、梵宇、拱桥、宝塔倒影,构成一幅十分美妙的图画。夏季月夜到此,或风静天高,朗月映池;或清风徐徐,荷香袭人。

  观音大士结缘四海,化身千万,人人阿弥陀,户户观世音。路上行人摩肩接踵,虔诚朝拜,一派“海天佛国、琉璃世界”庄严而又繁荣的景象。

  善财童子微笑着手诀放出,一道清影门户显现。再看时,已是一座山林中,童子双手合十缓步前行。但见山中岩石呈紫红色,剖视可见柏树叶、竹叶状花纹,却是闻名的紫竹石。

  一大株紫竹,繁衍成林。紫竹林被一溪水,贯穿其中,流水潺潺,时有雀鸟鸣蝉作一翻清唱,伴随溪流哗哗,清脆声音。竹林溪水穿行围绕,溪水清澈见底,水中鹅卵细石,又依稀可见,偶见鱼影翔游,加上阳光映照,粼光散射,微风袭过,溪水、阳光和着紫竹林摇戈的斑驳倒影,沉浸在自然、宁静、而又和谐的音符中,轻盈奏响,一眼望去,心静身宁,犹如世外桃源般。

  阵阵竹香,沁人心脾。微风轻拂,紫竹摇曳,这片紫竹林,看起来华丽无比。整片竹林都笼罩在一片紫色的氤氲之中,那些若有似无的紫色光芒,缭绕在这片近乎神异的奇特竹林之上。紫竹的生命元气,那些紫色的星星点点,蕴含着一股无比庞大的生命之力。

  谁向深山种此君,千竿百尺自为群。月移露叶娟娟影,雨洒风梢细细纹。不到湘江流

  别泪,曾从南海拂慈云。终龙应有神仙护,未许人间问斧斤。

  正自踌躇,一个粗大嗓门道:“师兄,那人可曾请到?”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