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口吐莲花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7

  几股强大的神识扫过,罗列瞬时运起藏地护神诀,顿时视海空空如野,令得那些个强人郁闷无比,摸不着头脑。且行且走,途中还有些许水中妖兽,也曾想上前分羹一番,及至舟中洞庭龙君灵符光芒大方,这才纷纷悻悻退避。如此,走了近一月后,远远神识中便觉着陆地到了。

  夕阳落下,洒向碧波荡漾中,一片金辉。潜行到了岸上,天色已晚,罗列考虑半响,安全起见,决定附近山头休息一晚,待得天明再行前往,前方五十里开外的城中。

  于是,遁光落在山顶,一座荒芜的破庙,杂草丛生,甚是荒凉。罗列却较为满意,此地灵气充溢,环境清幽,无人打搅。略作清理,点点头布下阵盘,入内打坐起来。

  半夜间,阵盘微动,罗列警醒,难道有人袭击不成?神识透出,但见山门外走来两人,一位山羊胡须的干瘦道者,后边跟着一位二十余许的年轻小伙,却是一副店伙计打扮。前后脚进了破庙中,道者径自找了块砖坐下,那年轻伙计本色显露,殷情伺候着。

  罗列大奇,此二人全是普通世俗之人,半夜来到这海边山头破庙来,不能不让人好奇心大起。听得那年轻伙计点亮火烛,才道:“师傅,教教我那法术吧,学会了,就伺候你老人家,多好?”道者哧道:“那么好学的,小满呐,不就是几个工钱吗,明天待到城中,为师显露法术,你那东家掌柜什么的,还不乖乖的奉上银钱,绝不止拖欠的数。”

  小满依然苦苦哀求,道:“趁此处无人,师傅就教教吧,将来也好帮你老打打下手,省得劳累不是?”道者摸着山羊胡须,点头道:“也是,正好与我搭搭腔,你先去取得一些水来,待我教你咒语,若想全会,须得下苦功,积蓄法力不可。”

  窸窣声响起,道者取出一只瓷碗,令小满取水来。罗列愈发好奇,又是拖欠工钱的,怎么还谈论法力咒语的,难道这地仙界,无灵根者也精通法术,这倒要好好看看。

  不多时,捧得一碗山泉来,道者接过喝了一口,赞道:“甚是甘甜,就是有些凉。”小满都囊道:“师傅,可别都喝了,还要练习法术呢,省得一会又要我去打水。”

  道者放下碗道:“好,好,这就教你。学会了,将来四处王公贵族宅园中演示,那富贵可是唾手可得。只是,这大半夜的,敲锣声响太大,别把狼招来了,不合算。可是,没锣声如何念咒,要不还是算了?”

  小满再三不依,道者想了一会道:“要不,我用折扇敲你头顶,你用那嘴发音,我这儿打两下子,轻轻两声,当!当!”说着一把取出折扇来,道:“试试,锤到锣鸣。”手起扇落,小满摸着脑袋道:“当当!”

  道者点头,满意道:“就是如此,待我要喷时,你前腿要弓,后腿要绷,姿势摆好了,眼睛瞪园了,抱拳拱手,高高的声音,叫我这么一声:‘师傅,你倒是喷哪!’我一张嘴,嗨,啪就喷出来了,记好了。”小满点头,道者开始念咒了。

  手中折扇开始敲打,小满配合出声:“一请天地动,当当;二请鬼神惊,当当;三请毛老道,当当;四请令狐冲,当当;五请小燕子,当当;六请老周公,当当;七请喜羊羊,当当;八请是张无忌,……”

  罗列此时明了,这分明是相声《口吐莲花》,不觉好笑。这段子针砭、讽刺的出发点都是善意的,同时又都很含蓄,不那么刺激,可以在不伤害被讽刺者自尊心的情况下,让人家自己去琢磨、去回味。摇摇头,等等,又觉不对,那请的神仙,分明是令狐冲,张无忌,喜羊羊,小燕子。那可是人世间的流行,怎会传到此处,这道人并不曾有丝毫搞笑的成份在内,认真无比,岂不怪哉?

  听得依然咒语在继续:“早请早到,晚请晚到,如若不到,铜锣相叫。接神接仙,八抬大轿。凉水泼街,黄土垫道。走走留神,汽车来到,大车切轴,三轮放炮,老头儿咳嗽,小孩儿撒尿,法院过堂,手铐脚镣,机关枪,迫击炮,快看新闻,今日晚报,哈咿叭嘎,顶好顶好,拾头一看,神仙来到哇……”

  再见那道者,张口喷出个水球,分明灵气微弱波动,一道光芒闪过,水球到半悬空“啪”地一开,变成一朵水莲花。罗列吓了一跳,那水莲花形神兼备,栩栩如生,自行落下,又变成了一滩水了。

  神识仔细观察,不觉讶然。原来是那道者,在水至空中时,衣袖底下,激发出一道水淋符来。设计巧妙,自然变化成莲花,得知实情,罗列松了口气,正要暗笑,猛的又是一惊,他等皆是普通人,如何能激发这水灵符来?

  如今罗列神识强大,微一琢磨,发觉那道者衣袖中,暗藏机关,镶嵌一小块下品灵石。使用时如同开关,扳动间激发符箓,不禁慨叹地仙界能人繁多,竟能开发出如此精巧的符箓驱动器来。

  再想及先前的咒语,分明就是人间界修士,且还是刚来此地不久,要不然不会知道喜羊羊的。正想上前,询问或是搜魂,也好寻寻这游戏风尘的老乡,悚然警醒,那些人可是普通人呐。拍了一下脑门,险些铸下大错,修真修性,去伪存真,虽说是按本意行事,却不是如同小说家言,大杀四方,最后成就大神。那只怕是魔性的宣泄与释放,别人如何,且不管他,但自己须得坚持理念才是。

  当下决定,还是明天悄悄跟随,查看端倪。又听得小满吹灭灯火,手摸满头包,嘴里兀自背诵咒语,渐渐睡去。那道者喃喃自语:“单独演练成功,骗得一位帮手了,仙长言道,每天能使用三次,此番定能富贵不凡了。”

  转天正午时分,二人相约来到了一座酒楼前,正待进去。一位店内伙计出来,见是小满,慌忙拉过道:“小满,怎的又来了,掌柜的是不会给你工钱的,快走吧,今天东家也在楼上雅间请客,不要弄的不高兴,连累了众人。”

  小满高昂着头道:“今番我乃是陪同师傅来的,我师父是得道高人,会许多法术,看那厮敢不还我工钱。让开,待我等进去,正要与东家演示法术呢。”那伙计唬得不行,慌忙跑上楼去,不多时,跟随下来一位教头模样的人来。

  大声道:“是何人能使法术,东家楼上有请。”小满脸色红涨,手指比划,却是激动地一时出声不得。那道者咳嗽一声,缓缓地理着山羊胡须,道:“贫道小徒胡言,不可轻信。”那教头也是走南闯北之人,慌忙见礼,温言对应,一番矫情过后,三人来到了包间。

  雅间别致,围坐四人,一位中年人在旁斟酒伺候,见得小满进来,明显一愣,看来是掌柜的了。居中坐着一位官员,相陪的富态东家点头道:“今天宴请城守大人,以及两位典吏大人,若是得他们欢喜,定然重重有赏。”

  道者莫测高深,抚须道:“贫道自幼习艺,不是取悦何人,只为弘扬道法,教化万方而来。云游四方途中,收得此徒,感其遭遇不平,顺便帮小徒取回应得工钱,不致被人欺凌。”掌柜的羞愧低头,东家瞪了一眼,马上满面带笑道:“是,是,定当还以公道,还请道长作法。”

  道长点头道:“如此便显示一遭。”罗列暗中观察,只见那道者做作良久,甚至真的取出铜锣,小满敲着,开始念咒。过得不久,在惊呼声一片中,表演结束,十分成功。道长这才走到一旁座位上落座,径自取过酒壶,小满伺候喝下,眼珠乱转的打量了一番,犹自惊呼着交流的贵宾们,微一点头,便闭目不语。

  东家一使眼色,掌柜的赶紧拉过小满,递给了一小锭银两,催促还在拿嘴咬银锭的小满:“快些与东家引见,还有重赏。”

  小满拉了拉道者衣袖,道:“师傅,这位是东家与各位大人,要与你说话呢。”道者这才睁开眼道:“贫道方才发功,如今打坐恢复圆满,怠慢了各位。”众人纷纷起身见礼道:“无妨,仙长法力高强,我等得识,真是三生有幸。”

  寒暄一阵,东家一挥手,教头奉上一盘金银来,诚恳的道:“仙长劳苦,些许钱两,还望笑纳。”众人皆点头称是。道者却道:“贫道修行之人,要这些黄白之物作甚,快快拿走。”小满已是急得脸色发白,东家此时道:“正是供奉仙长,以便教化世人。”

  道者沉吟点头:“也是,如此,便却之不恭了。”一摆头,小满连忙双手往盘中抓去,一一塞入怀内。东家大喜,与城守大人对视一眼,暗暗点头,道:“还请仙长寒处暂歇,早晚方便请教。”众人于是尽欢而散。

  喊来了轿子,载着东家与道长飞奔,很快就到一座大宅院,等到一通忙乱,幽静后院安置完毕,道长与小满这才相视而笑。罗列微笑摇头不已,猛然神识一动,只觉一位修士正朝此处而来,观其周身灵力波动,有着筑基初期修为。

  暗道怕是恶梦到来,只听得响亮的声音传来:“何方道友,不知此城乃是洒家佛门照拂之地么,因何过界,会会如何?”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