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远避锋芒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8

  罗列四处详细检查一遍后,定下心来,总结这次事件的得失。首先是自己防护力量或是意识太薄弱,有些跟不上修真者的觉悟,这方面应该加强了。其次是对修真界人心估计不足,缺乏一种危机意识,看来还是对突然获得力量有种飘然感。然后是修真知识的贫瘠,修真是个庞大的工程,要想有所成就,必须得不断的努力学习。

  当务之急是控制自身灵气洋溢的情形,不然,一天到晚跟个大灯泡似的到处晃,简直就是钱多人傻的典型菜鸟。

  拿出玄空道长给的敛息术玉简,仔细认真的研读了起来。反复看了几遍,明白了此敛息术只是一种普通的气息应用法术。练气期用真元打通窍穴后,在平时不修炼时,用此法把真元大部分藏在窍穴中,形成一个小滴水般的真元球,只留下少许真元在经脉中与各处真元球保持联系。使经脉中真元处于一种若有若无的状况,自然周身不显灵气,达到了气息收敛的目的。在修炼或需要运用真元时,再加速运转,打开窍穴,这个过程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积蓄酝酿气势了。

  象罗列原来那样不藏真元与窍穴,也不是没有好处,真元在无时不刻的流转,同时,也是在无时不刻的吸取灵气修炼,只不过速度比专心修炼慢多了。

  明白了这个原理,罗列立刻按照功法修习起来。他如今练气期八层的修为,已经打通了二百多处窍穴,各处窍穴要一一均匀分配,使周身真元达到平衡。做完一次后,已是一天过去了。又用了一天的时间反复练习,直到熟练自如,瞬间便能敛住气息。当然,这个敛息术只是普通的法术,并不能挡住刻意的神识和灵目,但平时和修为比自己低的就不能发觉了。

  略作休息,又拿取那个阵盘。这个东西用处也很大,既能在修炼时快速聚集灵气,又能起到防护打扰的作用。以罗列目前的境界,其实也算简单,只是他从没接触过而已。当下滴血炼化,不到一天便能收放自如了,坐在阵中,还是不禁唏嘘。

  再看符箓,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原理还好理解,就是运用灵力封印法术在符纸中,达到沟通天地灵气,施放法术。难就难在各种符画复杂弯曲,毫无规律可言,只能记忆练习,做到熟能生巧而已。倒是有一种玉符,可以直接封印法术在富含灵气的玉石中,用的时候捏碎就可。前提是封印的法术自己得会,并且要有富含灵气的玉石。可罗列手中没有材料,不然倒可以做几个巨木符、缠绕符了。

  制符以罗列的真元神识来说算强大的了,毕竟只要练气期三层以上就可单独绘制低阶符箓。关键还是熟练度的掌握,路线走势记得滚瓜烂熟的,可在要一气呵成时,不是这儿出错,便是那里用力不均。已经烧毁了十几张符纸,还是一个都没有练成。

  这是罗列迫切希望拥有的一种低阶防御符,叹了口气,毫不气馁。又拿取一张符纸,真元涌入制符笔,已经炼化的制符笔尖冒出一缕亮光,沾上殷红的朱砂后,定了定心神,毫无旁鹜的画了下去。只见一条红线在黄色的符纸上游走,迅疾灵动,到最后一笔,猛的一收,一道亮光闪过,顿时,整张符纸充满灵气,看上去光彩流动,如釉里红般光滑,富含底蕴,成了。

  在又失败了多次以后,再次成功的绘成了三张防御符。罗列慨叹成功率太低了,先试试功用如何吧,拿起一张新练成的防御符,真元一动,符纸烧化,只见一道白色的薄光圈将自己罩在内部,用手摸去又能毫无阻碍的传过去。跟变魔术一样,煞是神奇。这种防御符是不用念咒语的,不像某些攻击类的符篆,需要念相应的简单咒语,以加强灵气的沟通。现在罗列知道了张保所用的便是一种攻击类的低阶五雷符,看着白色光圈,想来应该能防御那低阶五雷符吧。

  在七八分钟后光圈消失,知道了这防御符的使用极限后,罗列收拾好符纸符笔,又把玩了一下,鹅卵石般大小,光洁透亮,饱含灵气的下品灵石,虽然知道可以直接吸收里面的灵气修炼,但罗列并没有这么做,一是他本身还有桃子和圣水的灵气没有炼化完;二是这可是修真界的钱,一穷二白又小气的他可舍不得。

  再次整理一下储物袋,想起引起刘恒鬼魂异变的那个玉佩一样的物件。谁知到处找不着,这下罗列有点焦急奇怪了。又翻找一遍,依然不见,被迫将储物袋清空,再一一查看依然不见。忽然,发现那个大鼎有点不对,细看确认后,罗列不禁又惊又喜。原来,那鼎是两个鼎足的,现在变成三个了。且是自己接上的,无声无息。又是滴血,又是输真元,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罗列坐在那里沉思起来,又猛然一惊,似盾似锅盖?莫非……卖到日本……?

  摇摇头,看带下来的食物和水都已消耗完毕,时间已是又过去了七天了。罗列收拾好了东西出关了。

  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吃完饭洗过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后,心情愉悦的罗列坐在客厅,泡上一杯茶正悠闲喝着的时候,院外来了两辆车。心中高兴,知道是李俊杰来了。起身开门一看,是这小子的车,不过除了他之外,又从另外辆车上下来了三个人,那张保赫然在其中。

  罗列想起他临走的话语和目光,心中立马警惕起来,见李俊杰有些无奈又有些苦涩的笑容,更加笃定了。便不动声色,让到客厅,大家坐下后,李俊杰便开始介绍:“这位是龙组的副组长,茅山的江新平仙长,这位是龙组政治部副主任周文同志。张保仙长是认识的,不用介绍了。这便是罗列大哥了。”

  罗列看向江新平,是一个六十多岁的退休干部形象,身穿一套青色的中山装,身上带着一股略低于玄空的气势,面容宽厚,一副忠厚长者的做派。见罗列看向他,便笑了笑说:“老夫入乡随俗,目前虽是筑基后期修为,但是代表茅山为国效力的,就不互称道友,叫你小罗吧。”

  又看向周文,却是一个普通人,戴一副眼镜,穿着一件黑色官式夹克,下穿青色休闲裤。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中年干部,进来到现在一直微笑,甚是亲切,此时开口:“听他们介绍,小罗同志还是一位党员,觉悟看来很高嘛。”说完还左右一看,哈哈地就笑。

  “觉悟”罗列一愣,难怪李俊杰介绍时说是同志,不解地环视一圈众人。

  李俊杰低头不语,江新平和张保俱是老神在在,嘴角含笑,眼神中分明有些不屑的样子,也不说话。倒是周文拿起茶杯啄了一口,咳嗽一声,身子微微前倾,开口说道:“小罗同志啊,是这样的,我们研究决定,组织上同意你加入龙组,所以这次来找你谈话,问问你有什么要求?”   “同意我加入龙组,我没有提过申请啊!”罗列愕然。

  周文正色的说:“罗列同志,你受党教育多年,有今天的成绩也是党和国家培养的嘛,作为一名公民,作为一名党员,应该为党和国家出一份力,组织上同意你加入,是看中你的能力的,这是不能推辞的哦。”

  挪动一下,放下茶杯,周文接着说:“你的情况我们还是了解的,年轻时还是肯积极上进,后来遇到困难了,那不是碰上国家政策变化吗,国家有困难也是暂时的,都要理解和克服。这些年你能利用业余时间修炼有成,我们很欣慰。各种矿产资源天材地宝,都属国家所有,按照政策应该上交国家。当然还是有相应的奖励。这次你能用自身的修为帮助小李和小唐增进功力,就很不错嘛,这也是为国家培养人才。我们期待你能更进一步,希望你好好考虑。”

  罗列先是一惊,看向李俊杰,听到后来才松了口气。还好,这小子没有把桃子的事说出去,估计是说自己用自身的能力帮他增长功力。武林中倒是有这样达到先天的事例,那么天财地宝,看来是张保了,他不总是关注那把木剑吗,变异蟠桃枝炼制的木剑,当然是天材地宝了。再想起书上描写的茅山派,可不就是桃木剑玩僵尸的吗?桃木剑辟邪的特性,听说有这样好的东西,他能不来?恐怕还惦记着桃木树了。

  只是他们就不怕打了小的惹出老的,吃不了兜着走吗?我编的万木观,他们绝对发现不了。这个信心还是有的,嗯,这个万木观将来一定要建起来。这种事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不然无法解释自己拥有的东西。以罗列的经验,瞬间就想明白了。看来是张保挑起来的,应还是怕自己背后的宗门,以为自己是修真的菜鸟,便用组织的名义把自己诓进龙组然后再压榨背后的资源和势力,真是好算计啊。

  只是自己没有得罪过张保啊,难道仅仅是语言不恭引起的,不可能,罗列否定。看来还是怀璧其罪啊,想到此处,抬头看了看张保,见他也在那偷偷打量自己,眼中还蕴藏得意,哎,这些人品啊……

  罗列抬头看见周文说道:“周主任,我确实是业余时间修炼,毕竟要养家糊口,所以修为不足,目前还不能与前辈们相比,加上资质太差,更应该勤奋苦修,等有所成后再来为组织出力吧,至于你所说的天材地宝什么的,我确实不知道,如果有所发现一定上报国家的。”

  此时,江新平气势猛涨,盯着罗列说:“听说你有一把桃木剑,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见罗列依然不动声色,江新平眼神微带诧异,与张保对视了一眼。

  罗列一听果然如此,便说道:“那是家师之物,因下山历练,暂与我防身的,还不曾炼化,且也不能炼化。那可是家师唯一的一件法器,将来还要还给家师。”

  江新平笑道:“我们只是想见识一下,并非索要。还是拿出来我们看看吧。”罗列的储物袋绑在腰间,此袋为老祖炼制的,装东西与不装东西一样的平整,并不显形,那天连玄空都没有发现,自然也不怕他们能看破,依然说:“确实不在此处,被玄空道长留下观赏了,不信的话可以搜查此处。

  一时间,双方都阴沉着脸,互不言语的思索着,气氛紧张起来。

  正在此时,门外又来了辆车,李俊杰急忙起身,打开门说道:“玄空爷爷,你老怎么来了,快请进。”

  只见玄空道长还是一身道袍,笑容可掬的从外面进来:“你小子这么好的地方,也不请贫道和你爷爷来此下棋,哦,这么多人呀。”李俊杰挽着他的手臂冲罗列一眨眼,见玄空道长进来,大家都站了起来,江新平和张保都拱手说道:“见过玄空前辈”那周文也躬身问候,罗列也赶紧让座倒水。

  玄空摆手道:“不必多礼,你们看来有事啊。你们聊吧,贫道来找长木道友的,这小子他们家长辈托贫道照看,可总也不见去白云观,只好找来了,呵呵。”

  江新平与张保,周文三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又看了罗列一眼,便说道:“既然玄空前辈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周文也说:“玄空道长是政协常委,有事我们不便打扰,过几天再谈吧,希望你考虑考虑。”这时张保一扯他的衣袖,狠狠地盯着罗列看了一眼,也不与李俊杰打招呼,三人便上车走了。

  李俊杰这时看着玄空道长的桑塔纳车说:“玄空爷爷,要不请司机进屋喝杯水!”

  玄空转身说:“不用了,坐吧。”二人一起坐在沙发上,这才说道:“小李子通知我过来的,你也不必多虑了。修真修心,道心不稳,无有进益啊。接下来如何打算?要不搬到白云观里去?”

  罗列沉默半晌,诚恳的说道:“阿杰是好朋友了,身不由己,我不会责怪的,只是这事明显来头不善,后续依然不可乐观,我还是先离开京城吧。”   玄空点点头,便出门上车走了。

  再到屋内,李俊杰依然满脸内疚地说:“罗哥,他们找到单位了,也调查过,实在对不起。”

  罗列拍拍肩膀说:“不关你的事,我既然决定暂时离开京城,京里有些事还得靠你帮忙打点,一会儿一块去趟丁凡那里,交代交代事情,然后采购点东西,今晚就走,免得夜长梦多。”

  说罢二人便开车出门,走了没多久,就看见后边一直紧跟着一辆黑色轿车。以李俊杰专业经验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连续用了几种方法,依然甩不掉,这才问罗列:“罗哥,怎么办?”

  罗列略一思索便说:“既然这样了,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完事后去白云观。”

  二人到了白云观,见着玄空将情况一说。玄空闭目想了会说:“不可坐车或乘飞机,不如干脆走山林,正好历练。京城俗成约定,不得使用神识,一会有游客去长城,安排混在车上出去后,行踪自定吧。”

  罗列点头应允。不多时与二人作别上了车,直接奔长城。果然没人发觉,不禁大喜。

  在车上罗列寻思:“去家乡肯定会遇到拦截,不如反其道而行,正好玄空给的地图上北方有修真坊市,不如去见识见识,顺便到岫岩看看有没有机会寻找些灵玉。”停车后,罗列便乘机窜入山林,沿着长城翻山而去了。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