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义救皇姑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8

  从黑水峪口沿神仙路向西,前方十数里处四架山有黑塔寺,寺旁旧时有黑塔,高两丈余,乃镇一方妖邪的风水塔。该塔下有山洞,亦名黑风洞,正是妖怪九头虫的洞府,昔年唐僧得众方高人相助,建塔封印其于此。

  罗列放眼看去,此时寺破塔倒,一片狼藉。高空中黑云翻滚,九头虫盘踞其上,左边第三颗头颅上鲜血淋漓,狂吼乱叫着,刹时乌云密布,冰雹像脸盆那么大往下砸。下首站立一位凡人青年壮士,手执钢枪,屹然不惧,大吼一声,将长枪腾空射出,钻进乌云里,只听“咔吧”一声响,乌云散尽,那妖怪又一颗头颅被扎中。

  看着长枪插在一颗头颅上兀自摇晃的九头虫,罗列大吃一惊,神识透去,原来此时已是修为大降,昔日须众多高人协作合力才得降服的巨妖,如今已是日薄西山。想来定是封印日久,未曾恢复之故,可也不是区区凡人武者随便伤得了的呀。

  再次观察那威武青年,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动作间武艺娴熟高强,身躯高大,健美强壮,身着兽皮猎服,背负弓弩。此刻掷出长枪后,拔出腰间长剑,舞动如花,竟是各般武艺,样样精通。天目观之,周身毫无灵力波动,分明是一凡人武士,猛然,罗列觉得其体内隐约一股怪力流转,十分熟悉,可不正是昔日那南洋巫门黎家父子所使功法么?

  眨眼间,九头虫转动方位,再次负伤后,暴跳如雷,中间主头颅长吸一口灵气,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底下青年,一条火柱喷了过来。青年长剑舞动,紧紧抵挡,依然被火柱烤的毛发焦乱,头脸漆黑,衣衫尽失,连连后退,一时浑身火泡缭绕,眼见性命不保。

  罗列现出身来,奔雷剑自动射向空中,随即将手一指,水旗展动,一道圣水所化水箭,迎上火柱,滋兹声响起,火柱应声而灭。那青年长吁一口气,瞬间倒地,就此昏了过去。罗列见其暂无危险,遁至空中,大喝道:“妖孽受死。”便是一道神雷击去,唬得那九头虫心惊胆颤,叫道:“哪里来的道人?”调头便跑,跐溜一声,卷起黑烟,钻入洞中不见。

  眼见追之不及,罗列跳下云头,来至那青年身旁,见其昏迷不醒,便取出一粒丹药,喂了进去,一股真元引导,化开药力,又将圣水轻轻拂过烧伤处,所有伤痕立时完好如初。不多时,青年睁开双眼,腾的一下跳了起来,周身一摸,发觉伤势俱好,神情大喜的看向微笑不语的罗列,纳头便拜,道:“石义多谢仙长救命之恩。”

  发出一股真元,扶起石义,罗列道:“无须多礼,贫道云游至此,见壮士与妖物争斗,十分英勇,却不知是何故?”随即递过一件道袍,换好后的石义再次道谢,便解说缘由。

  原来,石义年方十八岁,七岁上山跟师傅学艺,练就一身本领,一日在山前砍柴,见一阵黑风从山下滚滚而来,当临头顶,直奔他刮来。摘弓搭箭“嗖嗖嗖”朝上中下三个方向射去。说来也怪,黑风打了一阵踅,转弯奔向山顶便消失了。

  石义觉得这风有点怪,他顺着风道追去,拣到他自己射出去的三只箭。第一支箭头上串上一只绣花鞋,第二支箭头上串上一根粗大的羽毛,第三支箭头上血糊啦的。石义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拿着三支箭,见地上、蒿草上、树叶上都有血流子,便顺着血流子追到山顶上,见到一个大盖子,血流子到这儿就没了。伸手欠了欠大盖子,纹丝未动。他绕着大盖子走了几圈,在上面又跺踏几脚,下面发出空空的响声。百思不解,插好箭,揣好那只绣花鞋下山了。

  这日,在御林军中当差的儿时好友王恩找来,言道西晋国国主日前带女儿皇姑公主上山去打猎,正兴起的时候一阵旋风刮来,瞬时飞沙走石、遮天蔽日,等一切都恢复如常的时候却发现公主不见了,四下里寻找,终究没有公主的踪影。

  国主找不到公主那还有心思打猎,回到皇城整日里茶饭不思,四处张贴告示查找皇姑的消息,许诺谁能找回皇姑就让他做附马。王恩寻思石义久在山间猎狩,地形熟识,于是就找到跟他关系甚好的石义一起想办法,见得绣花鞋后大喜。两人斟酌一番,指挥好些官兵,排成一字长蛇队,带着绳子、武器出发了。

  来到洞口,将绳子系在洞口处的一块巨石上,两人一前一后拉着绳子滑到了洞里面,见皇姑正坐在石床上一把一把的抹着眼泪,二人简单的说明来意,三人定下计谋,皇姑巧妙的骗过了九头虫,待其熟睡后,摸索着向洞口逃去。王恩拉着绳子爬出洞口后,石义用绳子将皇姑绑好拉了上去,正等着将绳子扔下来,他没有想到的是王恩突然大叫一声,“有妖精!快放箭,盖石盖,保护皇姑下山!”

  士兵不明真相,一听“妖精”二字,早吓掉魂了。“啪啪啪”乱放一阵箭,“咣当”就把石盖盖在洞口上。呼啦一下子,撒腿往山下跑去,刹时间,一个人也没剩,全跑光了。可怜的石义,还傻乎乎地在洞里边等着王恩下来接他呢,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只饿得他浑身冒虚汗,头重脚轻,没有一点劲儿。

  无奈之下,奋力自救,在洞里找些野果子解饿后,以腰间砍柴刀,破开一个小洞口,逃将出来。却依然惊动了妖怪,发觉跑了皇姑,追将出来,正好堵住了石义。二人大打出手,争斗半日,这才遇着罗列搭救。

  讲完情由后,石义再次恳求道:“仙长慈悲,听皇姑讲,那九头虫四处捉拿阴时出生女子,吸完元精后吞吃,洞穴中白骨累累。只因公主身份,骗得妖怪相信,号令国中供奉女童,才得以暂缓被害。还望仙长为民除害,功德无量。”

  罗列当即点头应允,随石义下至洞中,一番寻找,发觉那九头虫正自运功疗伤。止住冲动的石义,罗列取出浑然阵旗,点点青光飞出,立时启动,将妖物罩在阵中了。叮嘱石义一旁掠守,闪身便进入阵内。

  久遭封印,甫得脱身的九头虫仅有分神境界修为,被大阵网住,如何得脱。此时现出原形,九颗巨大头颅,分别往外喷着风雨雷火,抵挡阵法攻击。罗列指挥奔雷剑偷袭,只一剑便斩落一颗头颅。哇哇大叫中,犹自长出一颗来,猛然想起,须得斩杀中间主头,方能凑效。

  于是,奔雷剑直奔目标而去,巨大腰身灵活摆动,一尾便扫开了飞剑。罗列眼中精光闪过,将手一指,缚仙索飞出,捆得如同粽子般,悬于半空。当下发动阵法,劫雷连发,直炸得几只头颅碎乱,一颗巨大妖丹飞出,直奔罗列撞来。

  监天尺悠忽闪现,照着妖丹轻轻一拍,立时与九头虫失去了联系,罗列祭出一只玉瓶,直接装入收了。九头虫愣神间,缚仙索寻得破chu,狂吸起来,凄厉惨叫声暂闻暂歇,直至全无。再看那赫赫有名的巨妖,只余一张九头空皮囊了,当真天意难测。

  搜寻收拾一番后,全无他物,九头虫是穷的叮铛响。石义再三要求下,由罗列携带,直奔都城报信。到达都城后,神识查明情况,果然与猜想相同,罗列暗自摇头,直接隐身跟随,石义见都城人来人往,热闹极了。便找个僻静小店住下,安顿好兵刃,吃点儿饭,略微休息一会儿,打扮成文生公子模样,从店小二口中探准了御林军驻地,拐弯抹角找去。

  那日王恩带着皇姑直奔皇城而去。向国主请了功,就等着跟公主的大婚了。迫于王恩的威胁,皇姑不敢说出实情,以患病为由一天一天的推诿着跟王恩的婚期。

  如今石义找来,为保富贵,那王恩自然又是一番暗杀陷害等各种手段,罗列帮着戳破一二后,已是不耐,便直接带着石义出现在国主面前,申诉完毕。

  皇帝立刻把皇姑叫来,让她作证,皇姑听说石义还活着,高兴坏了,当即把事情经过学了一遍。这些话,皇姑回来时,本已经向皇帝说过了,并说石义死在妖精洞中,是王恩保护她下山的,皇帝这才封王恩为驸马的。没想到王恩是个欺君犯上、忘恩负义的小人。皇帝立即下旨,让王恩、石义同时殿上对质,让皇姑认定。

  不一会儿,两人同时见驾。皇姑坐在竹帘后边,看得真切,确实是石义。皇帝领会了皇姑的意图,便看了看王恩。王恩说:“石义已经被妖精吃了,是他打跑妖精保护皇姑下山的。这个人冒充石义!”

  皇帝说:“来人!”殿前武士走上前来。“把王恩这个忘恩负义小人斩了!”

  “是!”几个武士上来,将王恩捆上,就要往外推。石义此时撩衣跪倒,口尊:“万岁!刀下留人!”文武大臣大吃一惊,不知石义是何意?石义说:“万岁!小民有一事相求。”

  “讲!”国主道。“王恩虽然要害我,但念他为救皇姑确实出了不少力,算有功之人吧。我不记恨他,请万岁赦免他!”说完跪地不起。

  皇帝看着石义,见其一脸正气,绝没有哗众取宠之意,才说:“好!念石义救皇姑有功,是个有情有意之人,免去王恩死罪,发配边关,永不回京!”武士押着王恩下殿去了。

  此时皇帝又道:“石义,朕封你为驸马,明日完婚!”石义却说:“万岁!石义只是一个山野村夫,无知无识,没啥本事,只能以砍柴、采药为生。这次碰巧救了皇姑,何谈有功?将皇姑许配给我,岂不误了皇姑的终身?小民与她门不当,户不对,不敢高攀。如果皇帝要赏赐,就把大山让我代管,允许我在山上自由自在打猎、打柴、采药吧!”

  至此演出一番“王恩忘恩,石义释义”佳话,罗列待事了后,卷起石义,遁至山中,欲待再续前行,那石义却跪在当道,说出一番话来。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