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人参果树(下)
作者:山涛 更新:2019-10-18

  鸿蒙初判,天地圣人出,鸿钧老祖讲道紫霄宫,定下圣位有七。老子私下问道,圣人加以演化显示,三清乃盘古元神所化,得开天功德,可列圣位,妖族女娲娘娘,秉造人滔天功德,亦可位列,西方教教主接引道人创寂灭大道,承接宏大气运,也有席位。惟余一位,则言明十大灵根者,必出其一。

  其时十大灵根,天上有二,太阳宫金乌扶桑,太阴宫月宫金桂。不周山有二,吞天葫芦与长寿蟠桃,西方有二,人参果树与七宝菩提,海中有二,金雷紫竹与通天钟李,东土有二,冥河鬼柳与功德建木。诸木中,功德建木沟通天地,造福世间,希望最大。

  接引道人于七宝菩提树下参悟修行,引动天地灵气加持,那七宝菩提趁机率先化形成功,开灵智自号准提道人。见接引深具慈悲之心,蛊惑结友而行,因见西方贫瘠,故共同发下宏愿度尽世人。

  听得紫霄宫开讲,二人紧行慢赶,到得宫中,那准提厚着脸皮,赚得红云让与座席,自此与随后而来的东皇太一结下仇怨。讲道完毕,多方设法探听得圣位消息,立时苦心思虑,又攀扯得接引共同进退。

  自西方开始寻找,人参果树已被身为先天神灵的镇元子据有并护持,不得下手,同时此木亦失去机会。一一搜寻,不周山吞天葫芦被路过的老君与太一分别摘取成熟葫芦,炼制成紫金葫芦与斩仙葫芦,仅余未及成熟一颗与本体葫芦藤。准提趁机下手,夺走气运,毁掉灵根,丢弃南方,才有了后来的七个葫芦娃出世,成为金刚葫芦娃取名青葫一节。

  不周山连通西昆仑,长寿蟠桃为西王母所得,当时二人敌之不过,也因为灵木变成附庸,成不了气候,随之放弃。准提与接引一路潜行,渡过茫茫大海,发觉金雷紫竹已为原始弟子慈航道人,也即是现时的观音菩萨所有,随即暗暗留心。那通天钟李更是寄居于三清中的灵宝天尊,也是截教教主的通天,所居的金鳌岛中,立时放弃,直扑东土而来。

  遥望星空,寻思月宫金桂已被同为先天神灵的嫦娥扶得,金乌扶桑更是那东皇太一修行所在,准提道人自是恨的牙根痒痒。而东土中巫族占据,祖巫后土常于冥河鬼柳下修行,功德建木更是沟通天地所在,置于祖巫殿旁,二人又那里是那些大能对手。

  苦思良久,不得其法,恰逢十位金乌太子顽皮,齐齐展现天空。准提趁机鼓动大巫夸父追日,又以其累死为由,说得大巫后羿射日。其时,女娲造人成功,功德成圣,三清亦是借机立教,终登圣位,成就万劫不坏之身,不堕红尘之苦。

  准提立时大急,连环使计,引得巫妖大战,自身便自中渔利。最终逼得嫦娥与后羿分离,独守凄冷月宫,东皇太一与帝俊身陨,十二祖巫沦落,后土化身六道。谁知建木又为人皇所用,联通天地,功德彰显。于是又挑动人巫大战,致使刑天撞倒不周山,女娲补天,黄帝造指南车怒斩蚩尤等等上古神话流传。

  而准提道人则是夺得天上二木气数,致使冥河鬼柳直接流落冥间,功德建木更是身陨,仅余监天尺与种子为神农帝所护,导致洪荒破碎,分作四洲,蜀山悬立。随后二人发下无边宏愿度尽世人,立创西方教,天道感其慈悲之心,降下无边功德,终成圣位,为西方教二教主。

  圣位既定,鸿钧老祖以身合道,传下法旨,大兴一量劫,再设封神,重立天庭。准提虽是成就圣人,依然担心其余灵木分担气运,尤以通天钟李为甚。与接引道人密谋,企图截取东土气运,大兴西教。于是再度东来,三颗舍利取下戮仙门,与老子、元始共破通天诛仙阵,把一个有教无类,万仙来朝的截教,尽数送上封神榜。

  西方教则趁机大发,威逼慈航道人叛教皈依,更赚得燃灯古佛等诸位道门中坚,创立灵山,说动老子化胡为佛,把多宝变如来,大小乘合并称佛教,独占西牛贺州。随后又是一番手段,抢先收得补天石所化天地灵猴孙悟空作弟子,暗自交代其捣乱蟠桃盛会,更是打断人参果树,又设计天蓬调戏嫦娥,无一不是计连环。果然圣人手段,既骚扰其他灵根修养生息时机,又乘机架空接引阿弥陀佛,逼得地藏与观音驻不得灵山。

  朦朦胧胧中,镇元大仙瞬间演化一切,虽是其分析猜想,怕是于真相不远,也与罗列担忧契合。饶是如此,罗列依然惊赫万分,定定看着正自睁开双目的大仙,茫然不知所措。镇元子道:“师弟无妨,虽有各方护持,终须坚毅担当,九大灵根所有寄托,系于一身,前途艰险,还须慎之又慎。此次,得三皇及圣人女娲娘娘之助,和我等五人之力,蒙蔽天机一个时辰,托我分说一二。毕竟所知有限,大意如此,其余还得再行探索。”

  罗列恢复常态,点头叹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虽说植物本能,抢得生机,可手段也太毒辣了。”镇元子略微示意后,罗列笑道:“既已接下因果,自当应承担当。终是明了后土娘娘为何责怪地藏逞心机了,原是欲借我之手,重夺灵山大权,俱是算计无穷啊。”大仙见此情形,已知罗列无碍,欣慰点头起身道:“还有些许时间,且随我去至后山,见见人参果树,也了却一桩心事。”罗列急忙跟随,转出殿去。

  但见道观后面还巍然屹立着一座七级浮屠,通身乃有震妖伏魔之效的金刚白玉石所建。形态怪异,却是塔尖在下、塔底在上的倒立形态,四根手臂粗细的铁链从塔尖沿塔壁盘旋而上,贯穿全塔,塔身上贴有无数符纸,塔身由七星盘龙柱支撑而起,护塔大阵飞速运转,刀枪不能损,仙法不能破,塔的最高处,锁妖塔三个血红色的字,妖艳诡异,让人见了便心生寒意。

  行速飞快,过得园门,却是一座花园。但见:朱栏宝槛,曲砌峰山。奇花与丽日争妍,翠竹共青天斗碧。流杯亭外,一弯绿柳似拖烟;赏月台前,数簇乔松如泼靛。红拂拂,锦巢榴;绿依依,绣墩草。青茸茸,碧砂兰;攸荡荡,临溪水。丹桂映金井梧桐,锦槐傍朱栏玉砌。有或红或白千叶桃,有或香或黄九秋菊。荼褵架,映着牡丹亭;木槿台,相连芍药圃。看不尽傲霜君子竹,欺雪大夫松。更有那鹤庄鹿宅,方沼圆池;泉流碎玉,地萼堆金;朔风

  触绽梅花白,春来点破海棠红。诚所谓人间第一仙景,西方魁首花丛。

  不多时,到得园内深处,见那正中间有根大树,真个是青枝馥郁,绿叶阴森,那叶儿却似芭蕉模样,直上去有千尺余高,根下有七八丈围圆。向南的枝上,露出一个人参果,真个像孩儿一般。原来尾间上是个蒂,看他丁在枝头,手脚乱动,点头幌脑,风过处似乎有声。正是先天灵根,人参果树。

  镇元大仙将手一指,飞下一状似婴儿的果子来,悬于罗列身前。大仙道:“师弟且先食用一颗灵果,就地炼化,待吾设置加速时间阵法,助一臂之力,于剩余时辰中完成因果。”罗列当下就拿入手中,往嘴里塞了进去。

  只觉得一道暖流从口中直入元神紫府,没有丝毫停留,口中依然余香残留,却不知那人参果到底是什么滋味。正感到可惜之时,却觉得一股浩然大力从元神紫府涌向全身。心中大喜,连忙运功,打算炼化这股法力。

  岂知这股灵力实在是浩大无边,多的让人恐怖,罗列不论如何运功,都感觉同化的速度和涌出的速度相比,实在有如小溪之于汪洋大海。那庞大的灵力不断涌出,竟然像是要将人硬生生撑爆一般。

  正在这时,一股玄妙无比的玄光自紫府建木顶上落下,落入泥丸宫,包裹住元婴,化作一股造化生机,流转周身,滋润全身。却见紫府建木,欢快摇曳,涨大无比,展开强大吸收功能,与根部元婴一起,共同消化人参果中蕴含的浩大无边的法力。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罗列才从定中惊醒过来。略一查看,却见自身法力如同浩瀚无边的汪洋大海一般,不知其多深,不知其多广。略一运转,便觉得法力浩浩荡荡,有如太宇星空之中的星河舞动,简直无穷无尽。分明已是渡劫初期修为,心中大喜,连忙拜谢镇元子大仙相助之情。

  罗列只觉心中舒泰,仿似万物都在手中。天地玄机,大道运转,心下都自明了。镇元子点头赞道:“总算于时辰之内,完成此次炼化,不虞打搅了。万千因果系于师弟一身,修为进境犹自过慢,却是容不得多时,还须加紧努力才是。”

  那镇元子可是从太古鸿蒙之初活到现在的老不死,对诸教法门都熟悉之极,若是出去传道,也未必就比诸教圣人差了。罗列自是应邀停留,每日向其虚心请教道门三教诸般法门,增强大道理解,日子倒也有滋有味。

  这日,已是到达五庄观十日有余,逍遥时日虽好,却不是自己目前所能享受的。罗列自觉是时候离去了,前往告别大仙,镇元子端坐蒲团,目光深邃,似有无限期许在内,含笑微微点头,挥手间,光芒闪过,再看已是万寿山脚下了。遥遥躬身施得一礼,罗列毅然转身,继续西行而去。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